Imagine everything

想象成就一切 实力证明自己

《火星漫游》游戏世界观专题
发布时间 : 2019-07-17 13:05

在过去的2000年中,人类科技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,这同时也使得地球伤痕累累。我们已经改变了地球的景观原貌、气候和生物多样性。我们为了生存建设了摩天大楼,同时也为死者筑造了巨大的陵墓。而或许最重要的是,虽然我们已经学会了利用地球的部分能源,但我们仍然亟需更多能量。


霍金曾在美国乔治·华盛顿大学表示,假如人类的历程再走100万年,我们的足迹必将进入那些从未涉足过的宇宙空间他认为未来1000年内,基本可以确定地球会因某场大灾难而毁灭,如核战争或者温室效应。因此,他强调人类必须移居其它星球。



如果地球“陷落”,我们该怎么办?有着末日情节的一些科学家们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,来自气象学家的消息称,目前扭转气候变化的措施可能为时已晚,地球将变得不宜居住,星际移民可能是我们唯一的选择。

随着火箭发射复用技术全面推广,太空航行的成本大幅下降、续航能力产生了质的飞跃,人类文明揭开了太空时代的帷幕。美银美林、摩根士丹利以及华尔街的很多投行都对航天业持乐观态度。



美银美林和摩根士丹利都预计航天业目前的市场规模在3500亿美元左右,美银美林预计航天业在2040年的市场规模大约为1.1万亿美元。星际殖民也不再是专属于极权国家的玩物。各种专业团体、机构等得以建立,UASC就是其中一员。



UASC全称United Association of Science & Contrivance,其前身为成立于1899年的美国物理协会中的讨论小组(American Physical Society,APS),之后独立。NASA许多现役员工都曾是APS的一员。UASC凭借强大的智力资源和科研能力,即将主导人类未来几十年的星际移民活动。


作为与地球环境最相似的火星立刻成为了各个国家、财团、企业以及民间团体的首选目标,针对类地文明的哲学思辨也成了时下最流行的话题。人类社会也开启了自20世纪6、70年代冷战时期以来第二次太空狂热。


与此同时,地球上的能源危机,温室效应,环境污染,人口爆炸,宗教冲突,意识形态冲突等等问题日益凸显,各种矛盾无可避免的爆发,抗议、集会、冲突在世界各地此起彼伏,各国政府也陷入了经济停滞的泥潭之中。


星际移民成为了可以一劳永逸解决地球上诸多问题的不二法门。地球人已经做好准备,向着卡尔达肖夫I型文明迈进。


人人都认为在有生之年能够改写自己的“地球人”身份;人人都梦想去地外星球淘金,改变命运。随之配套的星际经济学、星际产业学、星际法学等应运而生,为人类更宏观的活动范围做着理论准备。


可以说,人类又一次站在了进化的十字路口上。


星际移民潮

随着UASC组织的建立,星际移民的技术支持得到了保障。但是要完成大规模的人口星际迁移,光靠地球原本的资源显然捉襟见肘,于是能源与矿业联盟、行星商业联合会也随之建立,在移民的过程中开发近地太空市场。很多新技术也被孕育出来,如“太空燃料补给技术”、“太空激光通信技术”、“小行星采矿技术”等。


所谓近地太空指的是地球影响球以内的空间,包括了近地轨道、地球同步轨道以及月球在内的空间;广义的近地太空还囊括了近地小行星、地日拉格朗日 L1、L2、L4、L5 点附近的空间。


对于太空产业化,地球人普遍采取了两种互相对立的观点。一种观点认为,太空产业化促使航天技术迅猛发展,同时也让全世界的人类都感受到了太空带来的福祉,人类正在一步一步迈向广阔的太空;另一种观点认为,太空产业化催生了一个又一个富可敌国、左右政局的财阀组织行星商业联合会、能源与矿业联盟垄断着太空中的方方面面,却始终将开发的范围局限在近地太空,深空探索一点一点地被冷落,太空产业化实质上阻碍了人类迈向太空的进程。


初期时,两种观点互不相让,而在产业化后期,第二种观点则被更多的地球人所认同,称之为“泛火星思潮”,这种思潮呼吁打破大财阀集团对于太空商业开发的垄断,并呼吁人类应该尽早开始火星移民。


在火星移民志愿者招募进行的同时,UASC加紧开展了殖民地建设的准备工作。一个名为“方碑计划”的火星移民项目建立。在正式出发前,已经在近地太空建立了若干登陆点。登陆点附近就已经有不少从地球运送过来的货物和舱段,包括了生活舱段、核电舱段、种植舱段、医疗舱段、食物、水、火星车、机器人等等。


2031年,方碑计划第1批移民出发前往火星,全球逾30亿人在发射当天观看了现场直播,超过60个国家宣布发射当天成为他们的国家假日。梵蒂冈,麦地那,耶路撒冷也前所未有的在同一天举行了盛大的祈福活动。


从这一天开始,“方碑计划”已经与人类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了一起,未来不再遥远,地外文明的曙光即将升起。

 


“净蓝地球”

 

星球移民虽然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支持,但是地球上仍出现了不同的声音。进入太空时代以来,PBE作为极端环保组织,有少部分人类认为应当承担起地球环境恶化的责任,将投入太空研究的经费和资源用于改善地球环境,并且极力反对建立地外文明,这些志同道合的人成立了PBE(Pure Blue Earth)。近30年来,它们一直通过抗议和制造小规模冲突来表达自己的观点,然而却始终没有引起各国政府足够的重视。


方碑计划

 

首批移民为单向旅程,移民队伍中包括著名天体物理学家Williams(男,美国籍),植物学家Daisy(女,加拿大籍),材料学家Webber(男,澳大利亚籍),机械工程师Simon(男,英国籍),通讯专家Takahashi(女,日裔美国籍),地质学家Yudina(女,乌克兰籍),医学博士Ziegler(女,瑞士籍),海军中尉Fernández(男,西班牙籍)。


依托于前期充足的资金和技术支持,移民队伍顺利在火星着陆并建立了前哨基地。就在一切看来万无一失时,Williams,Takahashi,Yudina,Fernández却不幸在一次地质勘测行动中失踪。剩余的队员只能暂时搁置科研计划,利用剩余的资源维持基地运转,等待2期移民的到来。


人员失踪事件使UASC受到了来自各国政府和其他机构的巨大压力,除了进行全面的内部调查和补救措施外,原定于2035年运送第2批移民的计划也受到了影响,移民数量从20人减少至12人,发射时间从2035年推迟至2040年,并且中国宣布永久退出方碑计划,另起炉灶进行赤潮计划的制定与实施


2040年第2批移民飞船顺利发射后,UASC和能源与矿业联盟签署了关于火星地质资源合作开发的备忘录,为之后的火星地质研究提供了有力的保障,奠定了科研工作与商业开发互相协作的良好开端。与此同时,中国也提出了首先建设月球基地,然后通过月球基地进行更远距离太空旅行的方案,并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赞赏和广泛认可。



虽然人员失踪的悲剧让整个计划蒙上了阴影,但也为之后的工作提供了宝贵的经验教训,在改善了EVA的协议与流程后,火星上的科学家们源源不断的将各种知识和数据传回地球,大大加快了研究进程。



2041年,在一次舱外点火操作时,Simon不慎引燃了氧气储备装置而罹难,经过仔细的调查和研究后,确定为纯粹的意外。为了纪念这些先驱移民者们的大无畏精神和杰出贡献,联合国特别设立了星空勋章,Simon连同之前失踪的4人成为了历史上首批被授予该勋章的人士,他们的英雄行为也将被永远铭记。



2043年,Webber和来自方碑2期的Ricci分别因急性心脏病和突发内出血而离世,移民数量的突然减少也让第3期移民计划变得越来越紧迫和重要。


2045年,方碑3期飞船如期发射,让大家紧绷着的神经也松了一口气。方碑3期的飞船上搭载了18名各领域的精英和大批物资,能够保证火星移民持续开展和科研工作的顺利执行。同时,这批移民还是一项秘密计划的观测对象,随着移民人数的不断增多,一个全新的社会即将形成。


但一场突如其来的爆炸撕裂了原本平静的移民生活,火星移民的文明和科技被付之一炬。


当你(John)从废墟中醒来时,栖息舱已经遭到了严重的破坏。刚从爆炸事件中平静下来的你,调查发现了这与PBE(Pure Blue Earth)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